我国首位女党员故居成“养鸡场” 网友:真心寒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9 12:21

  旧称“板仓”的湖南长沙县开慧镇因“欲栽大木拄长天”一手培养了、蔡和森等人杰的板仓先生杨昌济和“我失骄杨君失柳”的革命烈士杨开慧而成为国家级旅游风景区和湖南省首批爱国教育基地,可鲜有人知道比杨开慧资历更老(杨开慧是1922年“二大”入党,比缪伯英晚了一年)的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党员、我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缪伯英也是湖南长沙县开慧镇人,不过较之于当下全国各地其它旅游景区的游人如织,像缪伯英这样一位在我国党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特殊地位的革命烈士故居竟是大门紧闭“可以养鸡”,作家张一一近日在博客上撰文《缪伯英故居门可罗雀谁之过》对革命烈士被遗忘的社会现实表示担忧和质疑,引发网友热议。

  对于缪伯英之所以会被国人“遗忘”,其年逾古稀的侄孙缪俊杰认为是因为她死得太早的缘故。缪伯英长期从事地下工作条件艰苦积劳成疾年仅29岁就在上海病逝,“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是缪伯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留言。而缪伯英的丈夫何孟雄作为中国的创始人之一和北方工人运动领袖,在1921年7月中国成立全国最早的53名党员之中,何孟雄就是其中之一,而缪伯英更是“一大”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女性党员,缪伯英与何孟雄这一对“英雄夫妇”一时被传为佳话,而可惜的是,何孟雄这位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政治活动家年仅32岁便被杀害于上海英勇不屈慷慨就义,两个孩子都失散于战乱下落不明,用缪俊杰的话说就是,“他们夫妇俩要不是都牺牲那么早,要是还有子女在世,缪伯英的事迹不会知道的人这么少,缪伯英故居也不会这么冷冷清清无人问津。”

  对于缪伯英故居“可养鸡”的尴尬,不少网友纷纷表示不平。辽宁大连网友“黑色星期五”表示,“中国的第一位女党员,真是了不起,那种年代女性参加革命需要多大的勇气!缪伯英是中国女性的骄傲,遗憾的是我今天才知道她!”湖南岳阳网友“反家暴”表示,“作为湖南人我都不知道有缪伯英这样一个人,不知是我孤陋寡闻还是当地宣传力度不够?”江苏南京网友“徐霞客申遗”表示,“革命烈士为了建立新中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的丰功伟绩怎么可以轻易被遗忘,我们应当责问自己。”浙江杭州网友“西湖的雨”表示,“刚在网上查了查缪伯英烈士的履历,把我给惊呆了,我最近一定要去她故居看一看!真是可惜她没有一个后代在世,不然也不会门前冷落车马稀了!”四川成都网友“天堂探戈”表示,“感恩革命先烈是我辈该尽的责任,可如今的年轻人真令人心寒,有时间去泡酒吧打游戏看韩剧追星娱乐,却没时间去缅怀那些带给我们今天美好生活的革命烈士,真是太不像话了,社会应当反思!”湖南籍作家则表示,鉴于缪伯英烈士在我国党史和妇女解放运动中举足轻重的地位,要充分加大其事迹的宣传力度,可将缪伯英故居打造成为全国女党员和所有乡镇村、社区妇联主任在三八妇女节“朝圣”的一个红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作为我国首位女党员故居门前“可养鸡”的这一尴尬现状绝不可以再上演。